吃土灼

http://weibo.com/1533917042
画的太烂了怎么办

【翻译】【行尸走肉】【Daryl/Rick】Colorblind

无授权。作者已经一年未上AO3


1.

Rick眨眨眼醒过来,阳光透过波浪般的米色窗帘明亮地闪耀着。Rick探过床头柜拿起表,时间显示是上午9点33分。用力揉了揉生了胡茬的脸,他看向床的另一边,感到微笑浮现于嘴角,显然那边已经整理好了。

起床,他想着坐了起来,冷风擦过他光裸的胸膛。他颤抖着,想要躺回被窝里再睡一会儿的想法浮现在脑中,但还是克制住了。今天是新的一天,有事情要做完,还有日常会议,还有人们需要照顾。

他强迫自己从温暖的被单中坐起来,双脚踩在冰冷的木质地板上。将困意从眼中揉走后,他戴上表站起来,走向衣橱挑选一身更换的衣服。

黑色牛仔裤穿着还是有些宽松,虽然他每天都会因此有些许困扰,但是他还活着。食物永远不够充足的想法经常浮现在他的脑海中,所以即使现实里他们过的不错,他还是吃的正正好,这是个没法轻易打破的习惯了。

他穿了一件干净的黑色T恤,对于不用再穿同一件衣服直到磨破的这个事实还有些诧异,他花了很长时间才习惯于现在有了可以"选择"的能力。

他拿了一件格子衫,在穿过卧室走进洗手间时穿了上去。快速地洗漱完后他听到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回响在木制墙壁的小屋中。Rick打开了Judith房间的门,如他所想一般屋内是空的。

他关上门路过Carl的空屋走进了飘满早餐香味的厨房。

Daryl坐在餐桌旁,正摇着Judith的摇椅。现在的生活比之前、比任何事都更好,小女孩爱它,她将摇椅当成小憩的最佳场所。Rick看到这一场景时嘴角牵起一抹微笑,他也感受到自己比之前更加快乐。

“早上好,”Daryl安静地说,Rick知道他没有因他的到来感到惊讶。他的听力十分敏锐,要比Rick知道的任何人都要敏锐。

“早上好,”Rick回复到,跨过门槛走过了他两,“你让我睡得太迟了。”他轻轻地责备着Daryl,同时在他唇边快速地啄了一下,一手温柔地抚摸他的脸颊。Daryl低声笑着,回应他:“估计你照顾她一晚上后需要这个。”

Rick点头以示感谢,又从他唇边偷了一个吻,坐在了Daryl的对面。“Carl去学校了吗?”他问着拿起了叉子。盘子里的没有过多的食物,他因此充满感激。Daryl如同他的手背一般知晓他,比任何人都理解他。

Daryl点头:“虽然他还是有点抗拒,一直念叨他不用去上学,宁愿去墙边坐着保护城市。”

Rick笑着吃了一口鸡蛋,摇摇头:“他知道那天会来的。你确定他进屋了?”

“可在那儿站了足足十分钟。另外,我还告诉他们如果他没实打实呆在那儿,周末就别想跟我出外打猎。”Daryl声明,顺便喝了一口咖啡。他们把监狱里能找的一切都充公带过来了,全部分发出去后只保留了一点。不管味道多么苦涩,每天的一杯咖啡都令两人如同在过最后一天一般心怀感恩。

Rick也喝了一口自己的咖啡,吃下了计划的两片煎蛋和两片土司。他享受吐司在唇齿间的滋味,并不在意没有黄油或没有加糖的饮品。旧日子一去不复返,一切都不同以往了。他看着Judith宁静的小脸想,但旧日子也没那么糟糕,没那么糟。小女孩儿的眼睛闭着,小嘴微张,一小滴口水挂在脸颊边。Rick看着这场景不由笑出了声。他用松垮垮地挂在她颈边的围嘴轻轻抹去了那口水。

她快一岁了,正如野草一般长得飞快。而她开始说话的记忆也令Rick的笑容绽的更大。

"有段时间没看到你笑成这样了。看起来不错。"Daryl说,他的话将Rick的注意力从女儿身上移开。

Rick感觉自己脸红了并情不自禁因Daryl的感想而轻笑,"你这么觉得?"他戏谑道,笑容更大了

"我当然这么想,"Daryl说,英俊的脸上浮现了邪恶的微笑,还附赠了十足的电眼,让Rick全身激动起来。

"这挺好的?"他还击道,没法阻止热量从脸颊扩散到整个脸上。毫无疑问Daryl知道怎么快而准地挑逗他。

"你为什么不来我这儿好叫我帮你保持那个微笑呢?"Daryl引诱他,眼神诱惑而闪烁,并将椅子从桌子下拖了出来。

不需3秒Rick就坐到他腿上而不到5秒前门传来了敲门声。Rick在他们嘴唇分开后发出一声叹息,额头抵着Daryl。

"你还有训练课是不是?" Daryl闭起眼睛点了点头。"不幸的是有。"Daryl嘟嚷着咬着他的下唇。他的手掌还停留在Rick的髋骨上,手指抓着他的牛仔裤。

"而你早在半小时前就该在防守会议上了。"门上又传来一声响。"我们能让她等多久?"Rick闭眼问道,长茧的手指还捧着Daryl没剃须的脸颊。

"我们能让她等个三五分钟,"Daryl说,低声笑着吻上Rick,紧抓他的臀部的同时将舌头滑入他的口中。

Rick回吻他直到呼吸困难才分开,"这估计得比三分钟更花时间。"

"你是这么想的"Daryl低语,在站起来的时将Rick抱起来,边走向卧室边亲吻他,"但我想我能快点。"

"Judith怎么办?"当一吻结束时Rick看向他的女儿,在Daryl耳边轻声问。

"她静如空气。"Daryl回答,走进卧室将Rick放在没收拾的床上,"我保证她听不到任何声音,只要她的daddy能控制好自己。"

Rick在Daryl挤进他两腿间时忍住了笑,同时解开了两人的裤子。"巧舌如簧。"Rick说着又饥渴地吻上了Daryl。

没多久Daryl温暖长茧的手就环上了他的阴||茎,而见鬼的Daryl好像知道怎么不用粗暴就能掌握到对的位置。没几分钟后他们就都射了,都气喘吁吁且筋疲力尽。

"你确定你不想就在这儿待一天吗?"Daryl在Rick耳边低语,Rick因他近在耳边的喑哑的声音而颤抖。

"要多想有多想,但人们还得依靠我们。"Rick回答道,纤长的手指轻轻环绕在Daryl耳后的发丝上。"我们起来收拾吧,或许之后我们可以继续。"

"好,"Daryl愉悦地说,俯身又亲吻上Rick,"我可记着你说的,你不要忘了。"Rick微笑着点头,"相信我,绝对不会。"

他们收拾好后Daryl拿了弩和匕首。

"你先走,我去和贝斯说。"Rick说,将枪套系在腰上。"你确定?"Daryl问道,又撇嘴笑起来,"我可以和你一起走过去,当你的保镖。"

Rick觉得自己又开始脸红,摇了摇头,"快走,你让学生们都等着呢,你知道当你迟到后他们会是什么样。"

Daryl耸肩,"他们能活下来,多等五分钟不会要他们命。"

"好吧,"Rick叹气,没法拒绝男人的建议。他意识到面对Daryl他总是没法说不。

"嘿Beth,"拉开门后他看到了金发姑娘。

"嗨Rick,"她礼貌的回复,虽然没多久一抹戏谑浮上唇角。"今天开门的过程中有点小意外?"她进来时问的极其纯洁无辜,自觉地走到厨房,Judith还在那儿睡着。

"可以这么说——"他嘟嚷着,跟着她,"我最迟3点或4点就回来了——"

"Rick,没事儿的,"Beth说,开始收拾剩下的盘子。

"好,"他看向正用全部时间来费力忍笑的Daryl,"好吧,我们下午见,还有你。"他轻轻说着俯身在女儿的额头上落下一吻。

"bye"Beth看向站在门边的Daryl。

"bye"Rick回答,跟着Daryl出去,安静地关了门。

"都不想看到当她有男朋友时候你得多有保护欲,"当他们离开屋子一段距离后Daryl说。

"我?"Rick嗔笑,看向他,"你觉得我糟糕,我迫不及待想看你什么反应了。可怜的男孩在门开前都不会想到会有一把弩正对着他的面门。"

他们同时因为这想法笑起来,没多久Daryl就将Rick放在了位于小镇中心的新建的"喜来登"。

"别太折磨他们。"Daryl戏谑说,阳光让他的眼中闪闪发亮。

"哼,我会努力的。"Rick回答,当他笑起来时嘴唇抿成一条线,"家里见?"不管他对Daryl说过多少次这句话,他仍觉得自己像个尴尬的青少年。他当然会在家中见到Daryl。在他们的家。Daryl不会去其他任何地方。

"当然了。"Daryl回答,不管他们有没有被人看见,他倾身又吻上Rick。"下午见,sweetheart。"他分开时呢喃着。

"下午见。"Rick回应,愉悦地摇摇头。他看了Daryl一会儿走过街道进去了新建的会议中心。

他简直没法相信在过去的八个月里生活有如此大的变化,而他也十分庆幸能在阴冷的监狱外找到另一个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。他们的付出都有所回报。

"抱歉来晚了。"走进主会议室时他说,大约十二个全副武装的男女像往常一般等着,他们的交谈声在听到他讲话后静了下来。但Rick秘密地想,他并不感到抱歉。他喜欢和Daryl相处的每一分钟,迫不急待地想在一天结束后再和他在一块儿。

四点总会到的。

 

2.

Daryl揉了揉后颈放松下后面紧绷的肌肉。他抬头看向太阳正沉入早秋的云中。

艳红橘色粉红及金黄色的云层在他眼前美妙地合并在一起,不需要看表他都知道自己一定迟了,Rick肯定会担心他,但却不会在他踏入前门时多说什么。

想到Rick就让他嘴角勾起一抹微笑,虽然感到疲乏,但回家的想法令他步伐轻快起来。

他们没花多长时间就在一起了,Daryl得说虽然他们经历过许多糟糕的事儿,但他从未感到其他什么时候会比现在更令他幸福。

Rick和他组成了一个超棒的队伍,和其他人一起,他们让woodbury成为了自己的家。

Daryl花了不少时间来适应——适应处理一切,但是Rick自己亲自做了不少事儿,没多久他们就定下来了。

他们在镇子南边有了一套房,靠近郊区,但又足够安全。房子有点旧,有些地方的油漆脱落了,木板得更换,裂缝得修复。所以他们使它焕然一新,一处挨一处直到Daryl将最后一颗钉子钉进去,这房子正式成为他们自己的了。

夕阳西下,一天就快结束了。Daryl想到晚点时候将Judith放到床上,然后确保Carl上床休息,他们将以一个庆典开给屋子进行"洗礼"时笑容更甚。

"嘿Daryl!"熟悉的声音将他从这个特别的夜晚的思绪中拉回来,毫无疑问那是格伦。

"今天怎么样?"他喊,朝Glenn挥手。他太过沉浸于自己的想法里都没注意到自己走过了Rhee家。

"同以往一样。"Glenn说,他脸上充满紧张激动的神情倾身倚在自己和Maggie家的护栏上。他们的屋子有着婴儿蓝的颜色,带着一个精巧的院子。后面还有一个大点儿的。这是他们在监狱永远得不到的。

"再次恭喜,"Daryl说,"希望到时候她可别打断你的手。"看到Glenn从激动的神情变为担忧的表情后他忍不住笑出声,"嘿别担心,我肯定一切顺利,Maggie是个坚强的女孩儿。"

Glenn点点头,但看起来还有些不知所措。

"好了,我最好回家了,已经迟了。放轻松。"他说,边走边又挥了挥手。

当他走到前门的三个台阶前走进家时暮色已经覆盖了天空。即刻他闻到了炸鸡,土豆和估计是胡萝卜的香味。

唇边勾起微笑,他安静地走进了厨房,Rick正背对他站在料理台边忙着准备晚餐。

Daryl欣赏了这场景一会儿,甚至都没放下武器。Rick还穿着早些时候的黑色衣裳,除了他的枪套。它挂在厨房里最靠近Rick的椅子上。Rick在哼着什么,Daryl情不自禁地想那双唇在他耳边哼着歌,或吻着他,或……

"Carl,晚饭快好了!"Rick的喊声打断了他的思绪。"Jacson要留下来吗?如果他留下的话我们的饭也足够。"

等了几秒,Daryl听到Carl的声音从他自己房间里传出来,"他留下来!"男孩听起来有着烦躁,像他平时一样。显然即使经历过大灾变,小孩还是小孩。

Daryl利用珍贵的几秒时间安静地经过餐桌放下弩,沿着地板线缓缓走过直到双手环上Rick的腰臀,然后向前探去。Rick的身体紧绷了下,但还是知道身后人是谁。"想我了吗?"Daryl在他耳边低语,双唇从Rick的耳后吻向脸颊。

"好像你有必要问似的。"Rick回答道,将脸转向Daryl回应他。Daryl喜欢他对Rick做的,而Rick回应他时他感觉如置天堂。生活不像在监狱时那般紧张了,Daryl不禁想放松一点,尤其是在前警官身边。

"希望你饿了,"Rick说,一手搭在Daryl手上。

"哦还好,食物还不在考虑范围内。"

Rick笑着摇摇头,面对Daryl的调情他还是有些腼腆。

而Daryl爱这反应。

门廊边传来了双脚踢打的声音,Daryl又快速地咬了下Rick的耳朵然后靠回料理台边,目光移到正坐在高脚椅上玩着一组塑料动物玩具的小女孩儿身上。

"嘿lil' asskicker,"他和小女孩儿打招呼,她的笑声也让他的笑容变得更大,"你今天有做一个好女孩吗?嗯?"他走过去亲吻她的额头。

"Dee"她答道,笑着朝他伸出手。

他立马将她抱起来,她小小的手指缠上他的手掌。"你知道你爸爸要怎么怎么料理那只鸡吗?我挺想知道的。"他对她说着笑起来。

Rick笑起来,没回答他。他选择扮演妈妈角色将盘子放在餐桌上。

"我们在我屋里吃。"Carl和他的朋友走进厨房说,男孩从餐桌上的一叠碟子里抽了两个,把其中一个递给了他朋友。

"你确定吗?"Rick问,看向男孩儿们,"我和Daryl不会咬人的。"他补充道,只从男孩儿那得到了一个白眼。

"他就这么想的。"Daryl对Judith低语,当他挠她痒痒时房间里充满了咯咯的笑声。

"我确定。"Carl沉闷地说,把盘子装满后走回了自己的房间,Jacson紧跟着他。

"自己弄吧。"Rick低声说,把最后两个盘子从橱柜上拿开放在餐桌上。

"哦,别那么沮丧,甜心。"Daryl把Judith放回到她的高脚椅上调笑道,"他这个年龄就这样,你知道的。"他提醒Rick,另一个人只是点点头叹了口气。"嘿,"他说,一手抚摸着Rick的后背。"真高兴你今晚做饭了,你知道这是我的最爱。"他拉着Rick的腰带将他拽到自己身边。

"你就是没法把手从我身上拿下去是吧?"Rick问,微笑起来。

"没门儿。"Daryl吻上他,一开始只是浅尝辄止,然后加深了这个吻,Rick也回吻他。几分钟后他们听到一声咳嗽,两人迅速地分开了。

"额,我就是想拿点胡椒粉,不过我想——"

"给你,孩子,"Daryl不甚礼貌地说,当他把胡椒粉盒子递给Carl的朋友时笑的有点得意。

"额谢谢。"金发男孩儿说,拿了就立刻回到Carl房间去了。

"你知道他开始担心性命安危了吧?"Rick嗔笑道,他脸上还有一抹粉色。

"他能活下来的。"Daryl从Rick那儿顺了个吻,然后弓弩拿下餐桌立到橱柜边。

这是一个他们不愿打破的习惯—始终将武器放在及手之处。他坐下来将高脚椅拉到桌前,盛满了碟子,好在吃饭的同时也能给Judith喂一口土豆泥。

"今天训练的有点晚了?"Rick边问边切开一片鸡肉。

Daryl点头,咽下一嘴的胡萝卜,"我发誓那群混蛋都没教过这些人一点有用的东西。老天,都这么久了他们连剥个皮都做不好。"

"他们在这之前都是普通人,"Rick说,将胡萝卜弄碎喂给女儿,她吃的热切,天蓝色的眼中有光在闪烁。

"总之每个人在10岁的时候就该知道怎么给松鼠剥皮。这是常识。"

"你来的那地方估计是这样,"Rick开玩笑说,从Judith的颊边擦去一些胡萝卜碎。"不管怎样他们都来了,是吧?"

"嗯,"Daryl同意的点点头,"他们来了,他们都挺好的。"他没用叉子,直接咬了一口鸡肉,"哼…太美味了。"

"谢谢夸奖。"Rick笑着说。

"你今天怎么样?"Daryl一边舔去指尖的鸡肉一边用认真的语气问。Rick摇头,"一切顺利,不过晚上的活还没完。"

"嗯,咱们还准备着呢,你知道的。""当然。"深发男人说,让女儿吃了最后一口土豆泥。

"镇里没有比你更好的警长了,你做的不错。"Daryl说,声音中充满爱意与敬意。

"但没有你我也做不了这些,所以我不能一人独大。"Rick说着向Daryl伸出手,另一个人抓住他,大拇指按揉着Rick的手指。

他们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,安逸的宁静环绕着两人,不一会儿就被Judith轻轻的打鼾声打破了。两个人都被小女孩趴在高脚椅上,小嘴微张,一小块土豆泥挂在嘴角的画面逗笑了。

"我来,"Daryl说着站起来,小心地将孩子从椅子中抱出来放在自己坚实的手臂里,"来吧lil' asskicker,睡觉时间到了。"他低语,走出厨房前朝Rick眨眨眼。他走到客厅时听到水槽的声音,Rick洗盘子时盘子叮叮相碰的声音很是宁静。"好吧,lil' asskicker,我们先做好准备工作。"他说着走进她的小屋。他将她放在更换桌上,解开绿色的棉衫和配套的裤子,迅速地换了张尿布,又给她擦了脸和脚。他又给她换上一身宝宝蓝睡衣,将她放到摇篮里,又把骑车的小熊放在她身边。

"晚安,lil' asskicker。"他温柔的低语,俯身在她额头留下一吻。

他走出小屋,确保门是开着的。经过Carl的房间准备去厨房,但听到男孩们大声的笑声后想了想还是也去确认一下。他探头,"嘿,我刚把你妹妹哄睡了,要是你朋友留下的话小点声好吗?"Daryl看看两个点头回应的男孩,"这儿,我来处理。"他拿走了放在Carl柜子上的盘子。

"谢谢,Daryl。"Carl说,Daryl点点头将门关在身后。他走进厨房,Rick正在洗盘子,锅和盆已经洗干净擦干放在过滤器里。

"从没想过洗碗都是这么性感。"他的感言让Rick笑着摇了摇头。

"我对你做了什么?"Rick问,从Daryl那里接过脏盘子,又递给他两个新盘子和抹布。

"嗯,让我想想……"Daryl声音低沉,手中擦干净盘子后也放到过滤器中,又从Rick那里拿了一个。

"希望你能想到。"Rick将最后一个盘子和刀叉递给他。


Daryl笑起来,一切做好后将刀叉放到容器杯中,"来"他牵起Rick的手领着男人走出后门到秋千边。它是那种Daryl没法忍受的灰绿色,但是还算满足平时的需求。他坐下来,拉着Rick坐在他身边。“现在算是宁静美好,是不是?”Daryl说,并不全是玩笑话。他知道Rick,他想让他快乐。

“是的。”Rick同意到,视线落在漫天闪烁的星星上,星群数以万计又美不胜收。

Daryl的手和Rick的缠在一起紧握着,“我一直在想,”他简单地说,声音里有着些许踌躇。

“想什么?”Rick看着他温柔地问。

“关于你和我。”

“哦,然后?”

“嗯,”Daryl点点头,他还是不能直视Rick,他正在努力将那糟糕的羞涩从脑子里挤出去。“我在想也许……”他没说完,突然有些不能确定是否该继续。

“也许……”Rick鼓励他继续下去,Daryl现在是他全部的注意力所在。当Daryl没说下去时,他的脸上充满了不安与担忧,Rick捧起他的脸,“嘿,你还好吗?”他问道,他关心的语气让Daryl笑起来。

“嗯,我很好。”他回答道,将Rick的另一只手拉过来好握住他的双手,“你瞧,我们—我们经历了很多,也失去了很多人和事,但是我们挺过来了,你懂吧?而且虽然现在外面还有很多行尸,整个世界也一团糟,我们还是会一起走下去,另外……我真不相信我会做这种事儿。”比起对Rick,他更像是对自己说,但他摇摇头慢慢滑下秋千单膝跪地,“我想说的是——Rick,你——你愿意和我结婚吗?”

即使在黑暗中他依然可以看到Rick眼中的泪水,他的神情难以辨认。突然间Daryl觉得自己被拒绝了。“这——这太蠢了,我就不应该——”

“好。”Rick抖着声音说。

“就不该问你。这太——等等,你刚才是不是说——”

“我说好,”Rick又证实了一次,微笑挂在嘴边。

“好?”Daryl震惊地问。

“好。”Rick点头回答,他笑着把Daryl从地上拉起来,靠向他亲吻他。

Daryl也回吻他,站起来的时候也把Rick拉起来。一会儿过后,Daryl分开这个吻,“来,”他说着打开了后门,“我们得庆祝一下。”然后领着Rick走进了卧室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评论

热度(30)